南桥落雪

(´・ω・`)这里是雪儿不是雪鹅
主凹凸瑞金,可能会有其他混更…?
*杂食注意
啥都有可能被推只是概率问题…
*更新随缘
全看有没有手感/灵感
*是金厨!
谁在我面前槽他我打爆!
(@Mio星喵子 是我的小宝贝!
(头像是自设!

【露中】遗忘在角落的记忆

*考前攒一发人品,把卡了一个月的文给填了……

*感觉漏填了很多个坑_(:3」∠)_如果有bug就不要在意啦!

*日常OOC

*流水账一般……我都看不下去了。其实还想说点什么,但是我忘了

-------------------------------------

王耀正在台灯下拼命赶稿子时,电话来电了,他加快速度,腾出一只手接了电话。


“亚瑟?有什么事吗?”


“来不来同学聚会啊?”


“抱歉,最近有点……”


“还是忙啊?我看你这句话都用了好几年了,就不能请个假一起聚一聚吗?母校,好久没去了吧?”


王耀一愣,竟然就真的在内心数起来了,其实也就,也就……好吧,已经十年没有一起聚了。这么一数,他才发现自从初中毕业之后,他确实很久没有跟当年的老朋友聚一聚了。


“那好吧,我努力赶完稿子。”王耀思考了片刻,还是答应了。顶多就累个半死嘛,不怕。


“那就好。”对面也安心地缓了口气,而后的话题就轻松很多了。确定时间后,王耀便挂了电话,继续赶稿。


三天后,王耀终于写完了稿子,他稍微修改片刻后,就上交给了主编。至此,他果断趴在了桌上,眼神呆滞。


累个半死什么的还是不要了吧,以后不再这么做了。王耀后悔地想。


不一会儿,主编就打来了电话,对他的提前交稿表示惊讶。毕竟当年,王耀都是死死压着截稿日才上交的,每次催稿主编都累个半死。


“所以你是受了什么刺激吗?”


“滚滚滚,我良心发现了提前交稿不行吗?”


“就算耀这么说我也不会信的哦,是不是有什么请求啊?”


“还真有……”王耀语塞,“我想请假。”


“请、请假?”对面传来惊讶的声音,而后又重复了一遍,“你是说,你提前交稿就是为了请假?”


“不行吗?”王耀没听出对方的语气究竟是要表达什么意思,有些紧张地问。


“啊啊……行是行的啦,不过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请假呢。”


“有点想去参加同学聚会了。”


对面沉默了半晌,随后传来了欣慰的语气,“耀你终于去了啊……难得你开窍了,终于想念我们这些多年没见的初中同学了吗?或者说,那个臭眉毛竟然说动了你?”


“我只是突然想去了。况且弗朗西斯,我跟你见面的次数不少吧。”


“好有道理无法反驳……不过我还是很感动啦!那么我会帮你处理好的。”


“恩,多谢。”


“那么剩下几天,你打算做什么呢?”


“诶?”王耀愣了一下。


“不会没有想好做啥吧?那你空出来的时间岂不是很无聊吗?不然继续写下一篇稿子吧如何?”


“……不用谢谢,”王耀冷漠,“我决定明天去校园逛逛。”


“想不到你这种人居然会出门,简直比眉毛做出的司康饼能吃还要恐怖呢。”对方再次惊讶起来。


“呵呵。”王耀嘲讽了一下,果断挂了电话。


跟弗朗西斯那种人根本无法正经起来嘛,王耀无奈地想着,不过不得不说弗朗西斯他猜的很准,王耀确实没有想好空余的时间该做什么。


或许就按照电话里说的,去母校看看好了,毕竟也好久没去了……


王耀思考片刻,觉得可行,就这样有了个计划。


不过在这之前,还是要先去补觉才好,熬了那么久的王耀,扑到了终于被翻了牌子的床上。


一夜无梦,第二天王耀早早地醒了过来。难得睡的这么安逸他却有些不习惯,整理好自己,他就前往学校了。


此时学生们正值暑假,学校是开放的,一路上王耀可以看见各个年龄段的人在校园里做着各种事情。不过虽说是随意看看,王耀也不会认真到去数草坪里又种了什么,哪里的植物死了之类,毕竟当年的他,就只是一个沉默的人。


直奔走到教学楼,他一口气爬上五楼后,却发现门牌上挂着“初一三班”,他愣了愣,难道自己记错了?


恰好此时一位女生估摸是刚在教室里自习完出门准备离去,王耀便转身问道:“同学,初三三班在哪?”


那位同学估计是没反应过来,就这么愣愣地看了他一眼,直到他又重复了一遍问题后才反应过来,指着对面的教学楼说道:“去年是说为了给初三学生更好的学习环境,单独腾出了一栋楼,都在那边呢。”


“好的谢谢。”王耀道谢了声,就果断往对面那栋楼的方向离去了。身后的女生此时终于反应过来,掏出手机拍了张他的背影,悄悄地给自己的闺蜜发了个信息。


得到闺蜜的确切消息后,女生满眼放光,嘟囔着终于见到了当年八卦的当事人。她原本想上去询问,而后又感觉这或许只是谣言,又或许是对方不愿提起的事,便作罢离去了。


当王耀就要到那栋楼时,他突然停住了,这才反应过来那边的新楼里,并没有他们当年留下的痕迹,他一时有些失落,却还是继续走了过去。


初三三班……找到了,王耀在班级前面站了一会儿,试着用手推了推门。


门开了……值日生没有锁门吗??王耀一脸懵逼。


不过既然开了,王耀决定就进去看看吧,感受一下当年的氛围,或许可以寻找写作的灵感呢。


刚入门,王耀就感觉比当年的教室宽敞明亮了不少,黑板上还留有未擦去的用粉笔写的中考倒计时,隐约还能看见旁边的数学公式英语单词,窗边的吊兰正透露着生机。王耀一边感慨着自己老了,一边凭借当年的记忆来到了他以前的座位坐下。


果然好多了啊,王耀感慨着,将手放在了桌肚里想看看有什么,于是就摸出了一张信封。


情书吗?王耀如此思考着,思绪开始飘忽,想到了一些当年的事。


-----------


初一他还不是一个老司机,在又一次月考失利后,他看着老师失望的脸,有些难过。


这都是为什么呢……明明每次都有努力复习想证明自己,然而考试的时候越是想就越紧张,脑子都是一片空白,结果也就考得越糟。


王耀本身就不是一个自信的人,在多次努力无果后,他几乎就要放弃了。


知道成绩后的第二天,他心情低落地来到教室,准备将书包放到自己的位置时,却发现桌肚里有着什么东西。


王耀好奇地翻出来一看,是一张纸条,上面的字不多,大概就是对他的鼓励。王耀没有想到,在班上如此透明的他居然有人关注过他,知道他又考砸了,还特意写纸条来鼓励他。


纸条的右下角有个小小的署名,写着……


-----------


写着谁呢?王耀发现他竟然忘记了,他揉了揉头,没有继续去想。


昧着良心拆开信封,王耀取出里面装着的A4纸,打开查看。


[不知道过了多久了,我终于可以把闷在心里好久的事说出来了。]


[特意把这封信放在了他的桌下,不过估计他不会回来看的吧?]


[那么拿到这封信的你,愿意听一听我和他的故事吗?]


[如果愿意,请翻到后面去吧。]


王耀如实照做,果然看见了纸背后写着几个字【食堂 角落是光与影交织之处】


看来写这个的人挺文艺的,王耀猜测着,起身就前往食堂。


来到食堂,王耀看见大门关着,不过他并不担心,他往旁边的小门走去,掏出了一把钥匙插入钥匙孔一转,食堂后台的门就开了。


王耀笑了一下,没想到自己当年在食堂帮忙时留下的钥匙如今居然会用到。


根据纸条的线索,王耀顺利地找到了第二封信。


-----------------


为了锻炼自己,王耀来到食堂帮忙了。虽然每次都要一下课就赶过去,忙也要忙很久,要等到大部分学生都打完饭了,他才能休息,不过最显著的好处是,所有帮忙的学生都会免费得到盒饭,哪天食堂做了鸡腿什么的也会给他们留一份。


而且等到他吃饭时,食堂里的学生也剩不多了,他很容易就能找到一个位置。虽然如此,王耀喜欢坐在食堂最角落,那个被人唾弃的地方,虽然光线好,但总是有些水桶扫把摆在那。


王耀不嫌弃,习惯了透明的他一点儿都不在意。


今天老师布置的作业有些多,所以他吃的有些急,好挤出更多的时间写作业。


“吃饭太快对身体不好哦。”王耀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个紫眸少年坐在他的对面。


“恩?你是?”王耀总觉得有点眼熟。


“啊?”少年愣了愣,显然没有想到王耀竟然不知道他,“我跟你同班了好久诶。”


“抱歉。”王耀有些内疚,同班这么久,他却没怎么注意过班上的人。


“好吧好吧,那就正式认识一下吧,我是……”


----------


是谁呢?王耀感觉自己应该要做点功课再去同学聚会了,否则连名字都讲不出什么的……


他拆开信封,这次的纸条更短,只有短短的“我与他,在这里相遇。”一句话。


王耀有些不解,写信的人寥寥几笔就交代了一切的开始,是否是真心想要告诉大家自己的故事呢?


不过比起这个,王耀还是更好奇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有了上一次经验,他果断将纸条反过来。


【运动会  无法遗忘的终点线】


……智障,这次连具体一点的地方都没有了。


虽然十分抱怨,王耀也还是继续去了。


一路小跑来到了运动会,王耀稍微有些喘气,想当年他还参加运动会跑过第二呢,虽然差点累个半死,果然自己宅太久了吧?


根据纸条他走到了终点线,实在感觉不出这儿能有什么东西了。王耀觉得这或许是个逗人玩的了,他正想离开,余光刚好扫过了旁边的高台,看见了信封。


“这根本不在之前所说的终点线了嘛……”王耀吐槽着,跑过去拆开了信。


不过信装的并不是一张细长的纸条了,而是一张洁白的A4纸,确切地讲述了写信人的故事。


[第一次运动会,他参加了一千五百米呢!]


[明明体质不是特别突出,每天却还是那么努力呢。]


[真的好担心他啊,会不会就这么累着呢?]


[我每天看着他努力,一圈又一圈地跑,一定是没问题的。]


[最后他取得了一个不错的成绩啊,我真替他开心,可是看他不是很满意的样子。]


[为什么啊……明明已经很好了啊?]


[算是跟他聊了几句,他应该也开心了很多吧。]


看完,王耀突然感觉信中的“他”有点眼熟,若没记错的话,自己当年也是这样的吧?


---------


“哈……哈……”刚跑完了日常目标的王耀双手支撑着膝盖,低着头喘气。周围寂静一片,夕阳正在他的前方缓缓下降。


突然,前方一片阴影挡住了光线,他抬头一看来人,笑了一下。


“是…你啊。”王耀立了立身子。


“多走走吧,继续站着不好。”来人将手上的矿泉水递了过来。


“哈…谢谢。”王耀接过。


“明天就要举办运动会了,你为什么不保存体力呢?”来人也跟他一起走着,王耀听见他这么问道。


“啊,但如果不练习我怕之前的努力就白费了啊。”


“哪有那么容易,”来人轻笑一声,“有努力总是会有回报的。”


“是吗……”王耀突然想起来当年自卑的自己,眼神有些暗淡。


就算努力,如果没有人的鼓励,也很难成功吧?


“是金子总会发光嘛!你看我不也经过努力,考的还不错嘛。”


“……我可和你不一样。”王耀摆摆手苦笑道,“你在我眼中可是别人家的孩子啊。”


话题突然变沉重了。


“总之,明天我会帮小耀加油的哦。”良久,对方才缓缓开口,换了个话题。


“噫,别那么叫我。”王耀皱了皱眉。


“有什么不好的,这是表达我的关心啊~”对方睁大眼睛无辜地看着他。


“……你开心就好。”王耀虽然还想说什么,但不得不说他很吃这一套。还是撇过头答应了。


第二天很快就到来了,王耀正在做着热身,准备着等会儿的比赛。


“没问题吧?”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恩?”王耀下意识地想停下动作回头看,随后又意识到了能找他的除了那个人以外没有别人,还是继续做热身运动,“没问题,记得给我加油啊。”


“好。”虽然王耀并没有看对方,不过他知道对方的眼睛一定弯成了月牙,笑着看他。


结果还是只跑了第二。


“感觉如何?”王耀正坐在自个班上的椅子上休息,突然有个人坐在了他的身边,并递出了手上的水。


“……”王耀接过水,没有搭话。


“怎么,不服气吗?”对方看他的神情,问道。


“是有点。”思考片刻,王耀还是诚实地回答了。


“为什么?小耀不是已经尽力了吗?”


“但是追了半天也没有追上啊……中途我一直试图拉进距离,可是没用,他还是离我越来越远。我明明已经很努力了啊……”


“……你的意思是说你感觉除了你其他人都不努力了吗?”王耀愣了愣,正想反驳,对方却又继续说了下去,“可是所有参加运动会的人都很努力啊。”


“……”王耀沉默片刻,随后抬头看向对方,“我知道了。”


得到了如期的答案般,对方又向他笑了一下,随后拍了拍他的肩说:“最起码,我也目睹了你所有的努力啊。”


“恩,”王耀回以一笑,“谢谢你啊,……”


-----------


谢谢谁呢?王耀突然感觉有点严重了,明明是他的好朋友,他却连名字都忘了。


唔,回去一定要问一问了。不过目前,王耀还是想继续将这个游戏玩下去,信中的故事多次另他想起了不少被摆放到角落的记忆,他很好奇,最后他能想到多少东西。


【花坛 长椅下的谈心】翻到背面,这次的线索更迷了,学校的花坛有很多,花坛边的长椅更不止一个。王耀想不出个所以然,干脆随便逛逛。


走到了离自己最近的一个花坛,王耀虽然不抱希望,但还是搜了搜。虽然并没有信封,但也找到了又一张纸条,直接给他缩小了范围。


“什么啊,一口气写完不行吗?”王耀不满。


转悠了一圈后,王耀终于确定了地点,往校园内唯一的榕树那奔去。


榕树虽大,但也比之前的范围小了许多,况且是放在那么显眼的地方。


是的,显眼,王耀一来就看见了一封白色的信被系挂在树须上。


解开那根红绳,王耀发现那被系住的橙黄色树须上有一团黑色固体包裹住了它。


看起来……好像是凝固的巧克力?


---------


“……你约我来这里做什么呢?”王耀不解地看着榕树下坐着的人。


“恩?小耀你知道今天是什么节日吗?”


“啊……”王耀看了看表,“2.14……情人节吗?”


“答对啦!”对方起身,一只手放在身后,笑着看他。


“那又怎……”王耀还未说完,对方就将背在身后的手抽出,举着一个包装盒对着他晃了晃。


“你看我手上有什么。”


“什、什么嘛,你就只是想向我炫耀有女生给你送巧克力吗?”王耀不满。


“不是哦,”对方解释,“这是我送给小耀的礼物。”


“诶?”王耀一愣,随后难以置信地复述了一遍他说的话,“送给我的?”


“恩。”


“开什么玩笑,情人节不应该送自己喜欢的异性巧克力吗?”


“有这么规定过吗?”对方疑惑。


“没有吗?”


“总之,这是我给你的礼物啦!”对方不想去辩解,干脆扯开了话题,“小耀只要收下就好啦。”


“啊,好。”虽然王耀还是不理解,但还是收下了。


“小耀不先拆开尝尝吗?”见王耀收下,对方却还未罢休,一定要看见王耀吃下才可。


“拿你没办法……”为什么有些时候这个人会这么固执啊,王耀不理解。在对方直愣愣的目光下打开了包装。


“……”然后两个人一起看见巧克力酱沾在了王耀手上。


“还是失败了吗?”


“恩?这是你做的吗?”


“是啊,”对方失落地点点头,“练习了好久结果还是没成功啊。”


“你可以叫我教你啊,做巧克力什么的我可是很拿手的。”


“但、但是,万尼亚想给小耀一个惊喜啊。”


王耀无言以对,这明明是惊吓好吗……


“好吧,”王耀看着对方低落的表情,突然感觉有点可爱,罪恶的手忍不住摸向了他的头,“不过你的心意我感受到了啊。”


被占了便宜的对方瞬间一脸懵逼,愣了好久,呆滞的表情变得有些惊喜,随后猛地扑向王耀。王耀没反应过来,向后退了好几步才稳住。


“喂……”王耀有些不好意思地推了推身上的人,“要不要这么激动。”


“抱歉。”对方也意识到自己也有些出格了,放开了手道了个歉。


“没必要啦,”王耀挥挥手,眼神看向了对方的校服,“倒是我要道歉才是,你的校服上都被我不小心沾上巧克力酱了。”


“这不重要,”对方蛮不在乎地松了松围巾,“只要小耀喜欢我的礼物就好。”


----------


情人节的礼物啊……


王耀一脸感慨,他当年倒是没想到过自己收到的第一份情人节礼物居然不是一位异性送的。


倒是很在意树须上的巧克力是谁沾上去的,一想到之前那么戏剧化的事,王耀就忍不住想笑。


虽然不记得也很久没联系了,但对方一定是一个对他而言很重要的人吧。


没有多想,王耀打开了信封。


[给他送出了情人节礼物哦!]


[看他那呆呆的表情超级可爱啊!]


[虽然做的有点失败了,不过看他很开心的样子,应该作战成功了吧,这么想也要谢谢她呢。]


虽然只有几行话,但是王耀感觉到了写信者满满的喜悦,他越来越好奇这个故事的结局了。


迫不及待地翻到背后,如同往常一样简洁,但却好找了许多。


【医务室 绽放的太阳】


医务室他可是真的没有钥匙了,所以该怎么进去呢?


站在医务室门前的王耀苦闷地想着,爬窗好像也不太好吧。虽然这么想,但王耀果断去试着推了一下,果然是关着的。于是他转身去转门把手,虽然他并不是很抱有希望,毕竟总不可能跟之前班级一样忘记关门了吧。


然后门开了。


秒收flag的王耀一脸懵逼,走了进去。


他看见了当年他躺的病床旁的床头柜上的花瓶上正摆放着向日葵,开得灿烂,于是思绪又开始了飘忽。


-----------------


“你没事吧?”王耀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病床时,一个人进来了。


“只是被砸到头而已,”王耀对来人笑笑,“倒是你,捧着一大束向日葵做什么呢?”


“看望你啊。”


“哪里有人看望病人送一大束的向日葵啦。”王耀无奈。


“又没有规定只能送什么花,况且我觉得向日葵是最好的啦。”来人反驳,而后又埋怨道,“你也真是不小心,我才没盯你一会儿就发生了这样的事。”


王耀倒没想到对方居然一直关注着他,内心有一些奇怪的感情滋生了,他压下心里躁动的情绪,说:“那只是一个意外啊,你也不要太在意啊。”


“可是我很担心你啊。”对方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讲了什么,闭了口。


王耀一愣,一脸复杂地看着对方。他突然发现听见这句话的时候,心里竟然有些……雀跃?


王耀有些无法理解自己的心态,皱着眉沉默了半天才压下了自己的内心,而后抬起头看着伊万,开口就发了张好人卡:“谢谢你,伊万,你真好。”


-----------------


伊万……好熟悉的名字。


王耀总觉得这个人跟自己有一种无法割舍的关系,而之前回忆里的人或多或少都会跟这个名字有关,他抿着嘴,感觉自己要想起一些十分不得了的事。


或许找齐了所有的纸条就能想起来吧。王耀已经无法相信这只是单纯想吐露心声的人写的信了。


他没有多想,径直走到向日葵旁,果不其然找到了一封信。


[他在体育课的时候受伤了啊,超级心疼。]


[带了一大束花来看他,不过好像被嘲笑了?]


[看他那么不在乎自己的样子真的超级生气,没有忍住就说出了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


[虽然马上就后悔了,不过看他呆呆的样子估计是没有反应过来吧。]


[听见我的关心后他感谢了我诶,虽然感觉他的表情有点微妙,不过应该是感谢吧?好开心。]


看到最后,王耀忍不住想吐槽写信人的天真,明显是被发好人卡了却很开心地当成了感谢。


“这个人的情商有点低吧……”虽然背后说人不对,但王耀还是没有忍住。


腹诽完后,王耀就将纸翻了过来。


【播音室 被传达的爱意】


看起来写信的人在播音室告白了啊,估计那里就是最后一封信了吧。


播音室的门敞开着,倒是让王耀方便了很多不用去掏钥匙。他看着那熟悉的地方,一言不发。


麦克风放在桌子的正中央,王耀走上前,轻轻地握住,对着麦克风吹了一口气。


虽然麦克风没有任何反应,但他并没有在意,仿佛又回到了自己之前在这里当播音员的日子。


---------------


“时光飞逝,快乐不曾离去;光阴似箭,幸福仍将永存。感谢大家收听,我们下期见。”


讲完结束语,王耀呼了口气。


虽然他已经在播音室广播很久了,但每次都会紧张,担心自己说错什么话,不过还好,虽然最近心情有点不太好,但并没有带到工作里面,最起码今天又完美地结束了。


王耀的心情放松了下来,开始进行后续工作。


“耀。”然而他什么都没动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声音。


“恩?”王耀回头,这才发现伊万早已站在了身后。他愣了愣,还是打了招呼:“伊万,你来了啊。”


王耀昨天一时脑热,向伊万告了白,随后看着伊万有些无措的表情,他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唐突,就毫不犹豫地跑了。


于是搞得现在他有些尴尬。


“耀……昨天你说的,是真的吗?”伊万并没有回应他的招呼。


“什么啊?我都忘了。”王耀不自在地笑笑。


“耀,不要装傻了啊。我知道你的记忆力可是很好的啊。”


“好吧,”王耀耸了耸肩,“那其实只是因为我跟亚瑟他们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而已。你明白的,弗朗西斯他总是那么没有下限。”


“真的是这样吗?”听了解释,伊万的表情却没有任何变化。


“是、是啊,怎么了!”被伊万那样看着,王耀有些心虚,不过还是强硬地再说了一遍。


“不过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就不得不坦白了。”说罢,王耀发现伊万的眼里满是认真,他有些不自在地低下了头,虽然伊万还没有开口,但他总感觉自己明白了什么。


别说出来……王耀突然有点恐慌,不想听见令自己失望的话。


然而伊万并没有听见王耀的心声,他走上前,双手搭在王耀肩上,一个字一个字,咬字清晰地说了出来。


“王耀,我也喜欢你。请你接受我的表白。”


“恩?”王耀难以置信地抬头看了伊万一眼,伊万他一脸温柔,紫色的眼眸里满含笑意。


“真心话大冒险什么的,这样的谎话太拙劣了哦,早就过时了。”


“你是在鄙视我吗?”王耀不满地瞪了伊万一眼,随后笑了。


“那么,是默认了吗?”


王耀不置可否,而是伸出手,抱了伊万一下。


----------------


啊,伊万……


王耀想起来了,当年他与伊万生活的时光。


初一自卑的他遇见了伊万,在他的支持下两人关系愈来愈好。而后的日子里他突然发现自己对伊万的感情有些不对劲。王耀感觉恐慌,却按耐不住自己的心给伊万发了告白的消息。原本以为他注定只能将这份心意埋在心里第二天却也收到了伊万的告白。然后二人就顺理成章地在了一起。


可是,可是他们又为什么会分开呢。


王耀痛苦地揉了揉太阳穴,不继续去想了,他总感觉,这个故事没有就这么结束,而下一个地方,会给他答案。


王耀低头,将被麦克风压住的信封取出。


[被表白了呢。]


[虽然他说是玩游戏输了,不过我才不会信呢。]


[干脆来播音室找他了,他广播时候的神情十分专注,超级好看。]


[好像是才发现我的存在,他很惊讶,果然太投入了吧。]


[想回应他昨天说的话,不过看他一脸抗拒,有些难以理解呢。]


[是在害怕着什么吧?]


[说完了内心的话后他的表情很惊喜呢,诶嘿,是答应了吧。]


[虽然还是有点没反应过来,不过很开心啊。]


这个人居然也是在这儿告白的?王耀一脸懵逼。


总感觉这个人的故事跟他的非常像呢……


【校长室 立下的约定】王耀将纸翻转。没有再去思考什么,就果断往校长室走去。


校长室的门紧闭着,这次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进得去了。不过王耀觉得他并不需要进去了。他背抵着门,拿着刚从窗户里去下的信封,心情有些沉重,那不愿意记起的回忆喷涌而出。


-------------


上次的表白,王耀被伊万打岔后忘记关掉了麦克风,结果全校都听见了他们的对话,闹得沸沸扬扬,随便一走都能看见同学的指指点点……学校对此事表示会严肃地处理,并让王耀跟伊万两人去校长室一趟。


王耀迈着沉重的步伐来到了校长室,他偏头往窗户望去却发现伊万早已在里面。


“伊万他做什么呢……”王耀莫名感到不安,将身子靠近虚掩着的门。


“伊万……都是很好的学生,……自豪。但……”王耀把头往窗户探过去,只看见校长沉重地摇了摇头,“……不允许,你们两个……”


“恩。我知道了。”


“那好……不为难,希望……商量。”校长起身,拍了拍伊万的肩,一脸欣慰。


“不……我就……”


王耀看见校长点了点头,而后伊万就转身准备离去了。


王耀马上转回头站在门前,当门打开时,他果然看见了伊万惊讶的眼神。


“耀……你都听见了?”


“听见什么?”王耀皱了皱眉。


“没什么……不过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怎么不能在这里了?学校不是叫我们两个过来吗?为什么你没有叫我?”


“耀你不也是没有叫我吗。”


王耀愣了愣,无法反驳,随后果断岔开了话题:“总之校长到底跟你说了什么?”


“没有什么啦,只是严肃地批评了我一下。”伊万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没什么好在意的,我们走吧。”


“真的吗?”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伊万笑,而后拉住了他的手,“好了,走吧,今晚我请客。”


“好好好我要吃肉!!”


吃晚餐时,伊万突然抬起头,对正在埋头苦干的王耀说:“耀,我要离开了。”


“什么?”王耀也抬起头,没反应过来。


“我是说,我要转学了。”


“为什么啊?”


“其实没什么,只不过家人叫我回去了啊。”


“骗人的吧……校长到底跟你说了什么?”


“我不是说了只是批评了我一顿……”


“别再骗人了,”王耀打断了伊万的解释,“虽然听不清,但我多少还是听见了一点的。”


“果然还是瞒不住小耀啊,”伊万无奈地笑了笑,“就是让我们两个退学一个嘛。”


“什么?!”王耀瞪大眼睛,“这么重要的事你居然不跟我说?”


“抱歉啊,没有跟小耀商量。不过我已经跟校长说好了我退的哦。”


“你怎么就这么武断地做了决定?”王耀起身,“那你怎么办?”


“我?回我原来的家啊。”


“那不是很久都见不到了吗?”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啦,反正以后还是能再相见的吧。”


“这不一样!”


“那我们做个约定吧。十年之后,我会回来的,那么你还会跟我在一起吗?”说完伸出了手。


“谁会理你??”王耀吐槽,看向伊万诚恳的表情后,内心一软,也伸出手回握,“那、那好吧……不过如果你到约定的时候还是没有出现的话,我就跟你没完。”


“啊啊,别这样。”伊万装作很害怕地样子缩了缩脑袋。


两个人一起笑了。


--------------


“什么嘛……那么幼稚的约定。”王耀抵着门,喃喃自语。


他是想起来了,全都想起来了。可是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事情,他却忘了。


“伊万,已经十年了,那你说好的约定,能遵守吗?”


没有回答。


他低头看着那不大的信封,拆开。


[结果那次告白居然被听见了,好为难啊。]


[被校长训话了,不过既然要两个人中一个离开,那当然只是我了。]


[知道我擅自做了决定后,他很生气,啊,真是苦恼,就不能有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吗。]


[稍微说了点好话,他看起来没有那么生气了,还好有挽救的余地啊。]


[跟他许了一个约定,看他那不相信的眼神,真的很难过啊。]


[不过,我是一定会遵守的。]


[希望的回去的时候,他仍能记得我。]


[-END-]


“什么啊,就这么没了吗?”王耀愣了愣,把纸翻转了好几遍后确定自己没有遗漏什么。


写信的人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啊,至始至终除了让他回忆起了以前很多的事,都没有多大叙述自己的故事啊。


呃,回忆?王耀感觉自己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


“王耀,没想到你居然舍得出来了。”王耀刚来到亚瑟说的地点,就被迎面而上的阿尔拍了拍肩。


“把你的手挪开。”王耀嫌弃地拍开了阿尔的手。


“说来倒是没想到日常缺席的两个人今天居然来了一个,不知道另一个会不会来呢。”


“恩?另一个人?”王耀挺好奇还有谁是跟自己一样坚持了这么久的。


“啊,耀你居然不知道吗?”弗朗西斯惊讶地看了他一眼,“是伊万啊。”


“哦。”王耀愣了愣,随后失落地点了点头,伊万他果然爽约了吗。


“诶诶诶人来齐了吗?”


“阿尔你别搭着我的肩!”亚瑟不满,随后翻了翻点名表,“我看看……还有一个人。”


“是谁?”


“是……”亚瑟还未说完,就传来了敲门声。


“哦哦哦来了。”有人过去开门,王耀也随着众人的目光好奇地往门口望去。


一头浅金色头发的高大男子出现在门前,他在众人的注视下扫了房间一眼后略带歉意地笑了笑,“抱歉,我来迟了。”语毕,又转头将视线定格在王耀身上,他看了看王耀懵逼的表情,又对弗朗西斯眨了眨眼。


“耀,我遵守了约定哦。”伊万走到了王耀跟前,附身对着他的耳朵悄悄地说。


“什么啊……”王耀反应过来,忍不住举起拳头朝对方冲去。


不过因为不是真的想打到伊万,十分轻松地被伊万给接住了。


“那么,再说一次当年的话,你愿意还跟我在一起吗?”


“当然。”


-----------

看见这一幕,亚瑟十分感动地搓起了大火球术。

评论(16)
热度(40)